织梦CMS -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!

免费在线要看小说

当前位置: 主页 > 要看小说 >

帝尊王妃_ 第一百八十章:独撑大局!-

时间:2021-04-28 18:56来源:网络整理 作者:采集侠 点击:
阿茶大人小说帝尊王妃 第一百八十章:独撑大局!在线阅读。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    龙倾邪整理了一下衣服,他出了一身的冷汗,幸好现在是盛夏的中午,不然真够难熬的。

    “我没说我要去,你别逞强!”

    “那你就当作陪我去!”龙倾邪扯了扯嘴角道。

    云舞知道,能让龙倾邪不顾身体问题还坚持要去的理由,必然不是小事。

    只是,他向来反感南宫逸,这次却坚持去的原因,到底是什么?

    不过,看着他,最后云舞还是并没多问什么。

    在胡牵来兽马后,两人上了马,就朝着南宫逸所在的居处而去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半路上,云舞一直刻意关注着龙倾邪的状况。

    尽管他刚才离开营地的时候,表现的一直很正常,可是云舞比谁都清楚,在必要的时候,龙倾邪有多能忍!

    刚刚因为对丹药的排斥,而让龙倾邪痛苦不堪,几近昏迷的场景,还犹在眼前。

    云舞又怎会轻易就相信他现在已经完全无事?

    事实上,云舞一路上眼看着龙倾邪暗黄遮掩的脸色,已遮掩不住那越来越白,她的心也跟着越发揪紧。

    “龙倾邪,先停下,你和我同骑吧!”云舞发觉龙倾邪的身形几不可查的晃了一下,终是按捺不住,策马靠近他,不想他在苦苦强撑。

    然而,她这句话到底还是说晚了。

    云舞话音未落,龙倾邪便觉眼前一黑,竟然直挺挺的从还在奔跑的兽马背上摔了下去!

    “龙倾邪!”

    眼见着兽马那碗口大的马蹄就要踩上龙倾邪的脑袋,云舞真的是被他吓得心都快跳出喉咙。

    云舞脸色一变的瞬间,一扬手,一道强悍斗气,异常凶悍的直接将那匹兽马打得飞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你难受你就说啊,跟我装什么样子?!”云舞急忙下了马,怒声骂了龙倾邪一句。

    龙倾邪深呼吸了几次,晕眩感退去不少,才无力似的对云舞扯了扯唇角。

    “小东西,能看到你对为夫如此紧张,这次也值了。”

    云舞瞪了他一眼,龙倾邪现在这个样子,当真是打不得,骂不出,让人憋屈死了。

    “我就该让你被兽马踩破脑袋,看看你脑袋里装的都是什么!”

    云舞斥了一句,扶着龙倾邪上了自己的兽马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云舞犹豫了一下,最后还是叮嘱道,“你抱着我,别又摔了。”

    龙倾邪坐在云舞身后,从善如流的伸出双手圈抱住她的柔韧的腰身,对这样的安排倒也很是满意。

    碍于龙倾邪的身体状况不好,接下来的一段路,云舞都没敢将兽马的速度放得太快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幸好,营地距离南宫逸的住处本来也不远,没多久,他们便到了地方。

    再度来到南宫逸的住处,云舞都有些人不太出这地方。

    上次到这里,虽然是简陋但好歹地方归置得整齐干净。

    可现在,不仅是临时用树木竖起来的围墙全部倒塌,就连里面的几间木屋也都是成了断壁残垣。

    院子中央有个巨大的焦黑色的土坑,看来就是在那里发生了刚才的爆炸。

    “小五,龙四!”正在与人对峙的凌安一眼就看到了出现在门口的二人,眼中迸发出希望的光芒。

    云舞看着他那期待的目光就眉头皱起,南宫逸又招惹到了什么麻烦?

    云舞的视线在院子里扫了一圈,发现南宫逸已经被人从屋子里搬了出来。

    正躺在躺椅上昏迷不醒,不过看那脸色倒是比毒发的时候好了许多,看样子是已经服下解毒药了。

    而院子的另一边,与凌安他们对峙的,是几个戴着雕刻魔兽图腾面具的诡异红衣人。

    红衣人中为首的大个子也注意到了云舞他们,他谨慎的打量了一下云舞和龙倾邪。

    确定这俩人一个是个瘦巴巴的弱小少年,还有一个一看就是病秧子之后,放下心来。

    他对云舞和龙倾邪警告道:“小子,别多管闲事。”

    云舞对大个子的眼神再熟悉不过,这些以貌取人的白痴,真是不知道他们是不是八百年前是一家,眼瞎的毛病也会遗传。

    本来,因为身边还受伤的男人,云舞就并没打算管着闲事。

    可是,这时龙倾邪已经从兽马上翻身而下,云舞只能连忙下马的搀扶他。

    “小东西,为夫可还没那么弱,放心。”也不知是不是在这些人面前,龙倾邪在云舞耳畔低声说了一句,刚刚那虚弱的气场,似乎有了一些改变。

    并没让云舞搀扶的,就懒洋洋似的姿态,朝那破烂的地方走了去。

    云舞见此,竟有些不知该说他什么好,最后,也就只能快步跟上他。

    “你们两个小子,真想管闲事?”那大个子一见两人走来,霎时眦目起来。

    “如果我非要管呢?”云舞与龙倾邪走进院中,目的明确的直接走到了凌安身边。

    大个子眼神发狠的道:“你要送死,老子就送你一程!”

    凌安和上官互相看了一眼,都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龙倾邪虽然还很虚弱,但云舞的实力他们也是看到过的。

    单枪匹马打败四阶魔兽,这样的实力,这大个子还敢对着云舞叫嚣,还不知道是谁要送死。

    云舞嗤笑一声,眼底一沉,极冷道:“送我一程倒不必了,我送你一程吧。”

    “你这小子,嘴倒是挺硬,等我将你的牙齿一颗一颗拔下来,倒要看看你还是不是能这样牙尖嘴利!”

    大个子抽出兵器,指着云舞,显然是要好好给她点颜色看看。

    云舞注意到,那大个子的兵器也带着诡谲,刀柄上刻着魔兽的兽首。

    而那玉蛇,似乎也是讥笑了几声,很是高傲。

    一旁一直未曾开口的龙倾邪,看着那个玉蛇,眼底异常幽深,不过,却还是不放心的走到云舞跟前。

    “小东西,小心一点,这个人不简单,实力怕是比你要高。”

    龙倾邪此时的气息,给人的感觉几乎是相当于不存在。

    可是,这完全不妨碍他的气场,周围的人,依旧无法忽视这个像是伺机等待扑食的猎豹一样的男人。

    也不知是不是感觉身边男人气息不对劲,云舞眉头拧紧了起来。

    这个男人,这都什么时候了,还想着关心她,难道就不知道自己现在身体能不能熬得住!

    莫名的,心里就来了一股气。“不就是一条蛇么,这几天杀的蛇还少吗?你去一边歇着。”

    云舞说着的同时,递给龙倾邪一个“病号别说话”的眼神,便让他退后去。

    龙倾邪无声笑了一下,心底却有些喜悦升起,这小东西,终于还是知道担心他了?

    不过,为了不让云舞分心,龙倾邪又回到人群之中。

    他有意无意的选择了一个站在凌安和上官之间的位置,与精神紧绷的上官对视了一眼。

    那个眼神,似乎有一些什么在内。

    可却让人猜测不到,那到底是什么意思!

    “小子,你杀蛇了?”听到云舞刚刚所言,玉蛇的声音冷下去,那尖锐嗓子的声线倒是低沉了些许,不再那么难听。

    云舞扫了他一眼道:“怎么,它们是你亲戚?”

    “好,好。”玉蛇连声道了两个好。

    一双惨白的手从袖子里抖出来,十指诡异的柔软弯曲,看上去倒真如是十条小蛇一般。

    云舞面上虽然冷傲似的,其实心中并未轻敌。

    尤其是龙倾邪还特意提醒过她,她自然多了一份警惕。

    “今天,我便好好让你明白,蛇是不能轻易杀的。”玉蛇十指柔软的动弹着,像是蛇一样冰冷的眼睛盯着云舞。

    云舞看着他那双眸子,总觉得有些怪异。

    好像是……

    云舞眼底一凛,几乎在那瞬间,体内斗气在经络中快速流转,整个人都进入了最高的战斗状态。

    凝实的火元素之力,在细剑上化为岩浆涌动着,像是也感受到了主人的战意,变得兴奋起来。

    空气有一瞬间的凝滞。

    蓦地,云舞和玉蛇几乎是同时出手,没人能分辨得出他们谁先谁后。

    玉蛇并没有用武器,只是,当云舞的细剑刺向他喉头的时候,那双柔若无骨的手竟是十分诡异的缠绕在了云舞的细剑上。

    云舞自从换了这把武器,还是第一次被人空手挡住,心下也是吃惊不已。

    单就是她细剑上的那些凝成实质的火元素,就已经能将普通人的骨头烧成骨灰。

    可现在……

    云舞一击未中,娇小的身子在半空几乎转了一个圈。

    借着剑刃的旋转,才将细剑从玉蛇手中抽回。

    “小子,你还有什么本事,一次都用出来。”玉蛇娘们唧唧的摆弄着自己的十指,细声细气的听得人恨不能把耳朵找点什么东西堵死。

    “要看我的本事,也得看你有没有资格。”

    云舞并不因为刚才的事情而有丝毫挫败,她的能耐,她的底牌,岂是眼前这个人不人蛇不蛇的东西能知道的?

    对于云舞的嘴硬,玉蛇眯了眯眼。

    在那一刻,云舞依稀看到玉蛇的眼睛在眼皮合动的时候,瞳仁变成了一条线。

    看上去,就像是一条真正的蛇。

    “我看你还能嚣张多久!”

    玉蛇轻蔑的笑了一声,不再等待云舞的进攻,柔软得好似蛇一般的身段,蜿蜒着向云舞袭去。

    一阵清风自玉蛇身后吹来,云舞敏感的嗅到风中带着些许腥味。

    闻起来,就像是被稀释过的食人蛇毒液一般。

    联想到玉蛇那双诡异如蛇的手,再看看玉蛇那掐着嗓子不阴不阳的样子。

    云舞脑海中种种念头极速闪过,有个不可思议的想法隐隐间跃跃而出。

    就在这电光火石之间,玉蛇已经像是凌空爬行的蛇一般,到了云舞面前。

    “小子,受死吧!”玉蛇十指如同柔软的白蛇,一同朝着云舞的脖子伸去。

    云舞脸色微变。

    看着玉蛇粉色中透出丝丝血红的指甲,就恍如看到了十条吐着红信的蛇。

    她反手一剑划向玉蛇的十指根部,之前能斩杀食人蛇,削断紫纹毒蝎甲壳的细剑,可这一次,却在玉蛇身上再一次成了摆设。

    “呵,什么破铜烂铁,也敢在我面前炫耀!”玉蛇冷笑一声,眼睛中的瞳仁再度化为一条竖线。

    他十指软化拉伸,如捕猎的蛇,缠绕上了云舞的细剑,轻而易举化解去她的攻势。

    云舞没料到玉蛇竟是有如此本事,心念疾闪,再度翻转身体带动细剑。

    可是这一次,她却被玉蛇借力打力,狠狠甩落在地。

    “小五!”龙倾邪蓦地向前走了一步,却因为情绪太过激动而头晕目眩,站在原地动弹不得。

    上官和凌安脸色难看的紧紧盯着云舞,谁都不敢有丝毫走神。

    众人望着趴在地上的云舞,心里都有难解的失望。

    难道,这一次云舞也救不了他了吗?

    不知不觉之间,这个刚开始还被他们所看不起的瘦弱少年。

    竟然已经成了他们遇到困境的时候,被寄托希望的那个人了。

    趴在地上的云舞不知旁人所想,她啐了一口鲜血,站起来看向面有得色的玉蛇。

     (责任编辑:admin)
织梦二维码生成器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发表评论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评价:
表情:
用户名: 验证码:点击我更换图片
栏目列表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推荐内容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