织梦CMS -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!

免费在线要看小说

当前位置: 主页 > 要看小说 >

我自镜中来_ 第141章 情偶-

时间:2021-04-22 13:00来源:网络整理 作者:采集侠 点击:
西北幻羽小说我自镜中来 第141章 情偶在线阅读。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    第141章  情偶

    等我回到驻地,密克长长的松了口气:“老大,您可担心死我了。”

    我笑着拍了拍他肩膀,把步枪还给他:“啊,都搞定了,卡加斯他们回来了吗?”

    “早就回来了,您看那些马匹,真的是重甲骑兵的军马,马鞍什么的都是齐整的。”密克高兴的指着说道,士兵们也在熟悉马匹,很多人甚至不会骑马,而营地里已经是人满为患,马群嘶吼。

    我点点头,回了农舍,发现曙光的人都在,不仅如此,地上还坐着六个人,各个五花大绑,鼻青脸肿。

    “老大,您回来了。”众人立刻围上来,各个喜笑颜开。

    我撇了一眼地上的俘虏,他们应该就是共和党的人,那些马贩子。

    我坐了下来:“说说你们的战果吧。”

    众人立刻七嘴八舌,我摆摆手:“一个个来,杜美,你先说吧。”

    “我跟贫民窟的人,说了半天,他们才同意,哦,有些身体健康的人已经走了,他们跟着流民的队伍,去了西科城,阿婆他们留了下来,等马车,我给小秃子留了钱,让他照顾他们。”杜美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“嗯,完成的不错。”我点点头:“征兵的情况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一共招来近500人,我们现在有546人,这丫头嘴快,一下子就秃噜了,现在那些斥候兵,全知道一个月能领20个金币了。”卡加斯瞪了杜美一眼。

    我笑了笑:“行啊,这事不用瞒着,哦,他们知道要去东边吗?”

    麦金托什又瞥了一眼杜美:“是啊,知道,而且知道去了不打仗。”

    我看了看杜美,摇了摇头:“兵员状况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有些是不愿意走的流民,有些个是贫民窟的,剩下的都是干苦工出身的,身体没问题,有些家伙不行,我们发了点钱,打发他们去西科城了,不过您说的懂医术的,去过东边的,一个都没有,不过里面有十几个老兵,都是见过血,打过硬仗的主。”卡加斯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好,你们分一分,让战斗力均匀一下,挑些有经验、像样的,顶替伍长的职务,你们当百夫长,再给我凑出个后勤小队,负责运输。”我说道:“马车有多少?”

    “20辆,我们直接去马车行买的,那里的马车结实还轻便。”麦金托什说道。

    “干得漂亮,晚上去王城买肉,大伙今晚开荤。”我宣布道。

    众人高兴地点点头,我又看了一眼地上那几个:“马匹呢?”

    麦金托什笑了起来:“那可多了,600多匹。”

    我吓了一跳:“哪来的?不是才200多匹吗?”

    杜美笑着说:“这些家伙一看我们有钱,就说4个金币一匹,而且说还有400匹,我们就一勺给烩了。”

    我心想多几匹也不要紧,跟欧根解释清楚就是了:“那好,人手一匹,出发前学会骑马,路上再慢慢练,多出来的马留给后勤小队。”

    卡加斯指了指那些共和党马贩子:“我们审了一下,可他们嘴太硬,什么也没问出来,他是领头的。”

    我点点头,指了指领头的:“松开他的嘴。”

    “军官阁下,我们是正经商人啊,您干嘛要这么做?”那名马贩子头领立刻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哭喊道。

    我笑了笑:“这样吧,我唱首歌,你们要是能接上来,我就放了你们,否则就全杀了。”

    杜美奇怪的看了我一眼:“唱、唱歌?”

    卡加斯一听,就笑着让她别出声,我清了清嗓子:“我的信仰是无尽深海,澎湃着心中火焰,燃烧无尽的力量,那是忠诚永在。”

    果然,那名马贩子头领眼睛一亮,可是立刻摇头:“我没听过这首歌。”

    我点点头,看着卡加斯:“那好,卡加斯,他们不是共和党,回头以贩卖军马的罪名,交给欧根亲王,哦,欧格雅和艾尔莎来信了吗?”

    在场的人都认识欧格雅和艾尔莎,而且我已经告诉他们,那两位是共和党,卡加斯何等聪明,立刻知道我在诱供,他摇摇头说道:“老大,没有嫂夫人的消息,要再发一次消息吗?她们现在在山里,可能不方便,帝**队马上要去东边了,他们不能不防啊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,好久没见嫂夫人了。”麦金托什笑着起哄。

    你们这群口无遮拦的混蛋,我暗暗瞪了他们一眼。

    那名马贩子头领立刻说:“你们怎么知道欧格雅大人和艾尔莎大人?”

    我冷笑了一下:“杀了他,他知道的太多了。”

    麦金托什也是人来疯,抄起步枪,上了刺刀就要捅,那名马贩子首领马上喊道:“别动手,自己人。”

    “谁跟你们是自己人?老麦,干掉他们,老大,他们不能留给欧根亲王,嫂夫人的身份会暴露的。”卡加斯立刻说道。

    我点点头,麦金托什立刻举高步枪要往下刺。

    “别!我是山里人!不是南方人。”

    我赶紧挥手,挑着眉毛问:“山里人?”

    马贩子首领看着我,对了一句暗语,这句暗语……我靠:“地振高罡,一脉溪山千古秀。”

    我气的吐血,这谁教的?我哼了一声:“门朝大海,三合河水万年流。”

    “不知阁下烧的是哪柱香?”马贩子首领鼻青脸肿的笑着问。

    “烧你大爷,揍他!”我跳起来吼道:“还敢说自己不是天地会,呸,不是共和党!揍他!”

    曙光部队挽起袖子,又把这几位从头到脚锤了一遍,杜美也凑热闹踹了两脚:“他那是暗语,你怎么知道的?你是共和党?”

    我气的脑仁疼:“我不是共和党,我是天地会,别歇着,接着打,我让你们抄金庸的著作!我让你抄《鹿鼎记》。”

    卡加斯笑着说:“老大,马上就要见嫂夫人了,这样不好吧?再说了,马都归我们了,算了,算了。”

    “就是,消消气。”密克笑着说。

    我瞪着他们:“你们要是再敢说什么嫂夫人,我连你们一起揍,不知道她弄鼠疫坑我们啊?”

    “知道,知道,算了吧。”麦金托什也求情:“再打就出人命了。”

    “说,欧格雅跑哪去了?”我吼道:“谁教你们这些暗语的?”

    “你,你是卡罗!”那个马贩子首领挨了顿打,竟然被打开窍了。

    我瞪了他一眼:“你认识我?”

    “认识,认识,艾尔莎大人常提起你。”马贩子首领说道。

    “常提起我?”我愣了:“她说我什么了?”

    “她说……”马贩子首领哼了一声:“你是个骗子,是个混蛋!”

    这次我没发话,杜美上去就是一脚:“你骂谁?”

    马贩子首领被捆的很结实,他没法捂自己的裤裆,其实捂了也没用,卡加斯缩了缩脖子:“你别照那踢呀,多疼啊。”

    “我是混蛋?她捅我一刀怎么说?你们袭击普洛顿森林的兵站,想栽我头上?还他妈散播瘟疫,谁是混蛋?”我质问道。

    马贩子首领憋了半天,终于缓过一口气:“我承认我们手段不光彩,可这都是你应得的,欧格雅大人被你害的神经失常,你还有脸说了?”

    我一听,愣住了:“我害她神经失常?你什么意思?把话说清楚。”

    “要杀就杀,我什么都不会说的。”马贩子首领一脸的蛮横。

    我突然觉得事情不太对劲,又回想到院长老头的那些话和那封信,他早就说欧格雅情况不好,让我回去看看,而艾尔莎捅我一刀,取我的血,是不得已,精灵王更是说,我有一劫,这一切,难道都是跟欧格雅精神失常有关?

    我指了指那个马贩子:“把嘴堵好,回头再审,敢跑直接射杀。”

    我推开农舍大门,走到河边,想了想,弹开腕表,拨打了精灵王的号码,精灵王接通后,我发现他正在一片茂密的森林里:“卡罗,怎么想起找我了?”

    “你这是在哪?”

    “达纳苏斯啊,怎么样?”精灵王举着腕表转了一圈:“漂亮吧,这才刚种了一部分。”

    我点点头:“问你个事。”

    “你说。”精灵王奇怪的点点头。

    我耷拉着脸:“我那个劫,到底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“你见到欧格雅了?”精灵王一问,就立刻看了看四周,可能是确定米拉王后不在,他躲到一颗树后面:“她现在情况怎么样?还认识你吗?”

    果然,他什么都知道,我没回答:“她怎么会精神失常?”

    “嗨,她是给你做了情偶,才会疯疯癫癫的,你肯定是把情偶给毁了。”精灵王坐下来,皱着眉头说。

    “情偶?”我一想,顿时心惊不已:“那个替身傀儡?”

    “哦,是有充当替身的作用,可是很危险,欧格雅用自己所有的感情,加上复杂的魔法,才能做出情偶,那是一种强到极点的关爱,甚至超过亲情、爱情,能帮你抵挡普通的外伤,甚至能救你一命,可是情偶如果被毁,制作情偶的人,就会被情偶反噬,换句话说,她就变得感情混乱,而她所爱的人,她都不认识了,现在你能告诉我,那个情偶,是怎么被毁的吗?”精灵王问道。

    我叹了口气,回想着西科城下,欧格雅啐我的那一口唾沫,那一把火,由于赌气,烧掉了欧格雅给我的背包,而情偶,就在那个背包里。

    精灵王摇摇头,流着眼泪说:“卡罗,我其实很恨你,欧格雅跟阿比盖尔她们一样,都是我的女儿,也都是我的掌上明珠,从你说艾尔莎取了你一罐血,我就知道怎么回事了,可我不能怨恨你,你并不知道那是怎么回事,欧格雅脾气也很倔,如果慢慢开导你,或许不会出这些事,都是命啊。”

    “艾尔莎取我的血,是为了救欧格雅吗?”我问道。

    精灵王点点头:“用处不大,你毁了情偶,成了绝情者,所以,艾尔莎取你的血,炼制魔药,可以稳固欧格雅的情况,至少能让欧格雅,还记得艾尔莎,不过,也仅此而已。”

    “我该怎么做,才能弥补我的错误?”我问道。

    精灵王苦笑了一下:“说难不难,说易不易。”

    “别绕弯子了,我心里很不好受。”我白了他一眼。

    “简单方法,你放弃生命,就可以了。”精灵王说到。

    “放弃生命?”我愣住了,精灵王苦笑着说:“娶了欧格雅,就能让她恢复正常,要是普通人,这很简单,可你……喝了米拉的同命花露,米拉是故意的,她一定是知道欧格雅出事了,才逼你这么做,免得你不顾一切救欧格雅,却伤害朱莉。”

    我顿时皱起眉头:“我确实不能这么做,生命我不在乎,但我不能让朱莉伤心。”

    精灵王点点头:“我知道,还有一个难的方法,你想听吗?”

    我点点头:“当然,无论多困难,我都会去做的。”

    精灵王说道:“生命之泉,你把欧格雅带回来,然后带她进入生命之泉,如果你能通过泉水的考验,就能让她恢复正常。”

    “考验?什么样的考验?”

    精灵王犹豫了,过了很久,他才说道:“世间万物,皆有七种情感,喜、怒、忧、思、悲、恐、惊,而生命之泉,也有七种味道,对应着七种情感,喝下泉水,历经那七种感觉,你就可以赎了绝情者的罪,欧格雅自然也没事了,卡罗,这是你的劫,我没告诉朱莉,其实这也是一种情劫,世间最厉害的情劫。”

    我皱了皱眉头:“听起来,好像很简单。”

    “不,一点都不简单,泉水造成的那七种感觉,是情感的极致,别说后面的,就是第一个,喜,你也承受不了,人可以因为喜而溢于言表,也会喜极而泣,可泉水,会让你喜到发疯。”精灵王说道:“好了,这事不急,你慢慢考虑,这是你的劫,我可以告诉你有什么方法解决,但不能告诉你应该怎么做,哦,有两件事,你要注意一下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事?”

    “首先,就是米拉的同命花露,那天我担心你还爱着欧格雅,所以怕你立刻中毒身亡,不过你没事,说明你已经放弃了对她的爱,但是,你看到欧格雅后,千万不要再生情愫,否则,立刻毒发。”

    我捂着脑袋说:“我知道了,我会想办法补偿欧格雅,但绝对不会是爱,我想,我喝了米拉王后的同命花露,确实是一个正确的选择。”

    精灵王摇摇头:“或许吧,还有一件事,艾尔莎见到你,恐怕还会取你的血。”

    “炼制魔药?”

    “那叫固魂水,需要长期服用,你的血是必需品,不然以艾尔莎的性格,你早就死了,她留你一命,就是方便以后再去取血,普洛顿森林的事你都知道了吧?我猜一定是艾尔莎干的,她跟欧格雅感情很好,但是下手没轻没重,为了报复你,什么事都干得出来。”精灵王说道:“请别伤害她。”

    我点点头:“不会的,我是自作自受,怨不得她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好,那就好。”精灵王点点头:“去吧,我的孩子,我已经打过一巴掌了,所以你没必要再惩罚自己,那无济于事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。”我想起来那一巴掌,心里隐约好受了一些。

    切断通讯,我坐在河边,想着朱莉,想着欧格雅,想着那个情偶,心乱如麻。

    “你麻烦不小。”杜美突然说道,她全听到了。

    我皱了皱眉头:“干嘛偷听?你什么时候跟过来的?”

    “我是你警卫员,三米以内。”杜美理所当然的说道,她坐在我身边:“这事换我,我也头疼,你打算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我不知道,我不能为了欧格雅而伤害朱莉,也不能为了朱莉而继续伤害欧格雅,我不知道。”我摇了摇头,抹了把眼泪,苦笑着问:“是不是觉得我挺没用的?”

    杜美摇了摇头,脱下靴子,把脚伸进河水中,河岸上挂着细短的冰凌,悬在河面上,岸边还有些许白霜,河水虽未冻结,但清澈寒冷。

    “我看你还行,你有担当,愿意为做过的错事负责,也很钟情,不想让自己的妻子受到伤害,只是不巧,两件事赶一块了,不过有句老话,船到桥头自然直,走一步看一步吧。”

    我点点头:“把那些共和党放了吧。”

    杜美嗯了一声,然后拿披风擦了擦脚,重新穿好靴子:“你可以试试,我头疼的时候,经常这么做,很管用。”

    我点点头,脱了鞋袜把脚伸进河水中,河水并不是看起来那么舒服,冰凉而又刺骨,但是心里却好受多了。

    没一会,杜美就走过来:“老大,他要见你。”

    我回头撇了一眼,是那个马贩子首领:“见我干什么?”

    马贩子首领说道:“杜美小姐跟我说了你的事,我很抱歉。”

    这个多嘴的丫头,我叹口气:“我很快就会去东边,执行对你们的围剿,这次是先礼后兵,如果你们不同意解散,欧根亲王就会下令铲除你们,甚至包括整个东部的人,而我……”

    我顿了一下:“我会帮助他,尽全力帮他。”

    马贩子首领愣住了:“为什么?”

    “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,所以你也别问我为什么,我可以告诉你的是,在不久的将来,人类、魔族,整片大陆上的所有种族,都会被迫卷入一场庞大的战争,如果输了,无人幸免,这种时候,没人会准许你们在帝国背后捣乱,魔族不同意,兽人族不同意,精灵族、龙族、矮人族都不同意,我也不同意,你们考虑清楚,欧根给我10个月,我只给你们3个月,时间一到,你们不解散,我就亲自动手,而且我有能力纠集这大陆上一切的资源和武力对付你们,顺便说一句,我比欧根狠多了,只要有这个必要。”我面无表情的说道。

    马贩子首领惊呆了:“那我……我该怎么做?”

    “回去,去见你们的领袖,我不知道他是谁,也不关心他怎么愤恨皇帝,我只关心你们愿不愿意跟我坐下来谈判,而我的底线,就是让你们解散,其他都好说,要钱我有,要粮食我也有,要自由,我给你们自由,你们要是想躲避皇帝的统治,可以去我那,你让他考虑清楚,顺便说一下,欧根给的行军路线是先向南,坐船再向北,从东部沿海登陆,以免发生不必要的战斗,可这会花掉1个月的时间,而我会直接走大陆去东部,你们要是攻击我的部队,又或是任何一个帝**人,将视为拒绝谈判,那我就一路杀过去,我没时间,也没心思跟你们玩‘和则为军,分则为民’的把戏,凡我所见,无论男女老幼,无论他是不是共和党,鸡犬不留,我的士兵所配备的武器你都看到了,如果有必要,我会使用毁灭性的武器,而我比任何一个魔法师都强大,谁都不是我的对手,欧格雅的事我会承担责任,艾尔莎就是想杀我,等到战争结束也可以,但艾尔莎最好别再指挥你们犯浑,不然我杀光所有人,捆了她和欧格雅去见精灵王。”我说道:“你可以走了,杜美,给他算算账,把该给他的钱给他,再给他们马匹和口粮。”

    杜美点点头:“马贩子先生,请您跟我来。”

    “等一下。”马贩子首领急了:“您这么做,只会背上刽子手的骂名。”

    “骂名?我不在乎那些东西,万王之城才是我的家,其他人我管不着,但要是有人威胁到我的家,不管是故意的,还是无意的,他必须死,皇帝可能认为,如果杀99个人,就能让100个人好好生活,那就是对的,但我认为,杀1万个人,能让1个万王之城的人好好生活,那就是对的,我不是皇帝,我们立场不同,观点也不同,所以手段也不一样,我不必伪装成一个贤明而仁慈的君主。”

    马贩子首领点点头:“我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网。

     (责任编辑:admin)
织梦二维码生成器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发表评论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评价:
表情:
用户名: 验证码:点击我更换图片
栏目列表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推荐内容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