织梦CMS -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!

免费在线要看小说

当前位置: 主页 > 要看小说 >

九星之主_ 115 雪原惊变-

时间:2021-04-07 19:13来源:网络整理 作者:采集侠 点击:
育小说九星之主 115 雪原惊变在线阅读。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    一个半月后。

    山中无岁月?

    不,有岁月,很艰难的岁月,很阴暗的岁月。

    洞窟中,夏方然盘腿坐在篝火前,安安静静的打坐,享受着荣陶陶那九瓣莲花给他带来的福利。

    有些时候,夏方然已经不知道是在教导学员,还是自己在享受福利待遇了。

    没办法,这个学员...实在是太刻苦了一些,对其自身的要求更是极为苛刻。

    任何教师,只要和荣陶陶相处的时间足够长,似乎都会渐渐演变成另外一个“杨春熙”。

    因为你很难对这样的学员提更多的要求,你能做的,也就只有在生活上对其进行的关照。

    一向自持身份的夏方然,终于还是干起了保姆的活儿,自从高凌薇走后,入驻了洞窟的夏方然,几乎每天都给荣陶陶热饭。

    “呛...呛......”抽刀、收刀的声音很有节奏感,夏方然一边听着那熟悉的声响,心中却也暗暗的比较荣陶陶拔刀的速度。

    与刚进雪原的时候相比较的话,的确是快了一丝。

    对于一个顶级武者来说,在生死战场之上,你的动作快上一丝,那就是生与死的差距。

    “嗯?”夏方然突然睁开眼,抬头看向了洞顶倒挂着的荣陶陶。

    声音怎么没有了?

    却是见那荣陶陶双脚踩着冰花,倒悬着身体,手中的大夏龙雀并未再收入刀鞘,而是一脸惊喜的看着那细长的刀身。

    夏方然微微挑眉,道:“魂法又晋级了?”

    九瓣莲花,的确是雪境至宝,夏方然理所当然的想到雪境魂法·冰雪之心。

    因为自从高凌薇走后,荣陶陶一直是处于苦闷的状态,很少露出过笑容。

    “不,不是魂法,是魂力。”荣陶陶脚下一跺,翻身从洞顶跃了下来。

    内视魂图中传来了一道明确的信息:“晋级!魂卒·巅峰!”

    夏方然咧了咧嘴,笑道:“呵呵,我还以为你看到高凌薇了呢~”

    荣陶陶:???

    虽然夏方然口中调侃,但心中却是暗暗点头。

    这小子从去年七月份觉醒,到今年一月初,短短半年的时间,从魂卒初期到魂卒巅峰,这修行速度可是不慢。

    夏方然勾了勾手,一边拿起了小锅,给荣陶陶倒了一碗肉汤:“可以,都快要赶上斯华年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,她的莲花瓣好像的确吸收速度更快一点。”荣陶陶当即点了点头,

    也不知道是每瓣莲花的作用不同,亦或者是斯华年能够完全运用莲花瓣。

    如果抛开荣陶陶此时所处的地理因素的话,斯华年给众人带来的福利,还真的比荣陶陶给的福利更多一些。

    “想她了么?高凌薇。”夏方然嘿嘿一笑,一副往伤口上撒盐的模样。

    荣陶陶跪坐下来,拿过了热汤碗:“不想。”

    “一个多月了,我第一次看你露出喜色,好家伙,多亏你是我的学生,这要是换做旁人,我还得看你脸色行事呢。”夏方然冷哼一声。

    “吸溜...哈......”荣陶陶浅浅的喝了一口狼肉汤,转头看向了夏方然,不好意思的说道,“真不是想她,而是觉得我太弱小了,跟不上她的步伐。和你说的性质不同。”

    “行了,在你的同龄人之中,你已经足够优秀了。”夏方然非常难得的夸赞了荣陶陶一句。

    荣陶陶却是耸了耸肩膀,轻声道:“我本有机会去三墙之外的。”

    夏方然:“不让你去,也是对你的安全负责。”

    “呼~”荣陶陶突然对着滚烫的肉汤吹了口气儿,一片冰霜洒下,紧接着,他便将那带着冰碴的肉汤一仰而尽,“咕噜,咕噜......”

    “睡一会儿吧,你不是说要保障充足的睡眠,长身体么?”夏方然看到这一幕,已经知道荣陶陶要去干什么了。

    这小子又想出去当诱饵,雪原里的魂兽资源极其丰富,尤其是雪花狼,那真是成群结队,一批一批的,荣陶陶在外面站一会儿,吹一会儿口哨,就总会有魂兽来战!

    “其实你不用陪我去了,那莲花瓣已经愿意帮助我了。”荣陶陶抹了抹嘴,将碗放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话虽如此,但荣陶陶说的并不准确。

    此时的他,在战斗之中,莲花瓣的确会出来帮助他,但也只是偶尔,并非荣陶陶想要召唤就能成功的。

    荣陶陶只是找到了一丝秘诀,通过“共情”的方式,引诱莲花瓣出来逞凶。

    但罪莲太过任性,出来“玩耍”的几率并不算太高。

    夏方然的表情严肃了下来,道:“你坐好,我们俩认真谈谈。”

    荣陶陶稍稍惊讶:“嗯?”

    夏方然目光直视着荣陶陶,开口道:“你最近的心态有一些变化,你感觉到了么?”

    荣陶陶:“呃......”

    夏方然:“最开始,我本以为是你的队友离去,让你有些沮丧,但随后我才发现,你心态的变化,更多是表现在战斗中的。”

    荣陶陶抿了抿嘴唇,也知道夏方然在说什么。

    夏方然:“生活中你还算正常,但在战斗中,你总会做出一些让我意想不到的举动。

    你的风格为什么改变了这么多?

    我是亲眼看着你一天天变化的,也提点过你几次,以你对方天画戟技艺的领悟程度,应该能很好理解我的劝阻。”

    “嗯...嗯。”荣陶陶沉吟片刻,最终还是点了点头,道,“我不知道斯华年那瓣莲花的运用方式,但是我身为一个魂卒,能让这一瓣莲花偶尔出来助我杀敌......

    因为我符合了它‘为人处世’的态度,我也必须调整心态,它才有可能会现身。”

    夏方然心中一动,道:“什么心态?别告诉我是英勇无畏,你这段时间的战斗姿态,可绝对不止于无畏。”

    到底是松魂教师,看得是真准!

    自信与自负,其实只在一线之间,就好比天才和疯子一样。

    荣陶陶想了想,还是开口道:“狂妄。”

    夏方然愣了一下:“狂妄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荣陶陶点了点头,“猖狂,放肆,飞扬跋扈,盛气凌人,类似的贬义词,统统都可以。”

    “这......”夏方然也是有点懵,毕竟是九瓣莲花,是雪境至宝,那最低等级的白灯纸笼还需要走心呢,九瓣莲花有自己的性格,也是理所应当的。

    可是这种姿态,并不是一个优秀魂武者应有的处世态度。

    夏方然沉吟半晌,开口道:“你知道饮鸩止渴么?”

    荣陶陶:“......”

    好歹我也是大学生好嘛?嗯,虽然我是初中毕业......

    夏方然开口道:“莲花瓣的确能在短时间内提高你的进攻能力,让你进入更高一层级的实战,进而打磨自身的武艺。

    但如果它对你的心态有这般改变,会对你的未来造成很大影响。”

    “还行吧。”荣陶陶挠了挠头,道,“我就是打不过的时候,看着对面的野兽,心里想着‘你算个屁?’,要是我能自己应对的话,我就正常打了。”

    夏方然:“......”

    夏方然惊了!

    他突然发现,自己是嘴上骂骂咧咧,而荣陶陶是心里骂骂咧咧?

    夏方然:“像你这样心态来回切换,心理不会出现问题吗?”

    “这哪算什么切换心态啊?”荣陶陶咧了咧嘴,“我就是在需要的时候,尽量猖狂一些,它就有一定概率出来陪我杀敌了,我觉得它改变不了我的内心。”

    夏方然:“我对此深表怀疑。不要小看任何东西,尤其它还是九瓣莲花......”

    荣陶陶撇了撇嘴,你又不是莲花的宿主,你懂个屁!?

    一瞬间,

    荣陶陶的胸前,突然浮现出了一瓣莲花。

    荣陶陶:???

    也多亏荣陶陶此时不是进攻状态,否则的话,罪莲说不定还真就去怼夏方然了......

    一瞬间,夏方然的面色极为精彩,他随手拿起了小铁锅,直接向荣陶陶的脑袋敲了过去:“你再骂?”

    “诶,我错了我错了......”荣陶陶抱头鼠窜,连滚带爬的跑向洞外。

    一边跑,荣陶陶心里还一边嘀咕着,啥情况?

    这种小小的吐槽,莲花瓣怎么自作主张的出来了?

    平日里,荣陶陶必须得狂妄到一定程度,甚至是不可一世、目中无人的时候,这瓣罪莲才会产生共鸣、才有可能会出现。

    只是有可能,而不是必然!但现在这......

    难道莲花瓣能听懂自己的意思?

    又或者是,刚才自己跟夏方然解释的时候,莲花瓣感受到了荣陶陶的心思?

    “这死孩崽子......”夏方然架好了篝火上的烤肉,随后便骂骂咧咧的跟了出来,虽然刚才不小心化身为“红太狼”,但是该负的责任还是要负的。

    守护荣陶陶的生命安全,是他最大的责任。

    “嘘~”荣陶陶二指抵在舌底,再次吹了一个响亮的口哨。

    这一个半月以来,实力提升多少暂且不提,荣陶陶这口哨吹得是越来越溜了。

    漆黑的夜色下,伫立在茫茫风雪中的荣陶陶,再次召唤出了白灯纸笼,一边吸收着魂力,一边等待魂兽来袭。

    他已经算是轻车熟路了,少则半分钟,多则半小时,只要荣陶陶努力吹口哨,总有路过的魂兽光临的。

    荣陶陶的口哨,就相当于青楼女子手中的手绢,挥舞的分外妖娆,时不时吆喝一声:“大爷(yé),来玩吖~”

    可是今天,吹了足足20分钟口哨的荣陶陶,却是等来了一个奇怪的人。

    荣陶陶顿时傻眼了,而在他傻眼之前,比他看得更远的夏方然,早就傻眼了!

    “你...你好?”荣陶陶右手前探,指挥着白灯纸笼,向前方飘摇而去。

    而那一道从风雪中缓缓走来的人影,却是仿佛一具没有灵魂的人偶,甚至都不知道躲避那扑面而来的白灯纸笼,而是自顾自的向前走着。

    这男子虽然衣衫破烂,但能看出来,他穿的绝对不是雪地迷彩。

    便衣?

    不会是偷猎者吧?

    嗅~嗅~

    陌生男子耸了耸鼻子,似乎是嗅到了什么,也迈步径直向荣陶陶走去。

    荣陶陶当即后退,而夏方然也直接落了下来,挡在了荣陶陶身前。

    面前,那身材高大的男子,满头凌乱打卷的长发、胡子拉碴,一脸的霜雪覆盖,根本看不清他的真实面貌。

    与其说他是偷猎者,倒不如说这是一个野人。

    “站住!”夏方然一声暴喝,手中拎起了方天画戟。

    但是...那满头满脸霜雪的野人,仿佛看不到戟尖似的,自顾自的往前走着,根本不把自己的性命当一回事儿?

    好家伙!

    夏方然错愕不已。

    荣陶陶在这里勾引魂兽足足一个半月,什么魂兽都有可能现身,夏方然早就做好了面对任何生物的准备。

    但是今晚,被口哨声引来的家伙,却是远远出乎了夏方然的意料。

    男子自顾自的向前走着,胸膛抵住了方天画戟的戟尖!

    夏方然当然不会就这样轻易的伤人性命,他将长戟一竖,井字形拍在了对方的胸膛之上,手中猛地一用力,直接将对方推开数步,沉声道:“我让你站住!”

    巨力之下,野人“蹬蹬蹬”向后退开三步!

    终于,被推开的野人,那一双空洞的眼神有了一丝焦距,转眼看向了夏方然。

    “会说话吗?”夏方然眉头紧皱,一手将荣陶陶拦在身后,顺势推了推,示意荣陶陶先回洞窟。

    满脸霜雪、破衣烂衫的野人,睁着那无神的双眼,默默的看着夏方然,似乎意识到了他阻拦了自己的去路,下一刻,野人双手在身体两侧虚握......

    两把短戟,悄然拼凑。

    夏方然的呼吸微微一滞,眼眸猛地瞪大,紧紧盯着那两柄手戟的构造。

    同样近乎于方天画戟的“井”字形,但却并非长杆兵器,而是短杆雪戟!

    看着那犹如波浪般的戟尖,再看看那“井字形”两侧,呈波浪纹的侧刃......

    狂歌戟?

    夏方然一声惊喝:“萧自如!?”

    伴随着三个字落下,那面无表情的野人,突然裂开了大嘴,左右歪了歪脖子,发出了清脆的骨响,那一直空洞的眼神,突然间迸发出了炽热的光芒。

    “后退!荣陶陶!你先退回洞窟!”夏方然惊声吼道,竟然掏出了兜里的手机,直接扔给了荣陶陶,“给雪燃军打电话!1号键!”

    一向沉稳的夏方然,反应竟然如此剧烈,当真是吓了荣陶陶一跳!他急忙接住手机,立刻向洞窟内退去。

    呼......

    下一刻,积雪覆盖的大地突然涌动开来,宛若海浪一般,上下起伏着。

    雪境魂技·一雪汪洋?

    这可是进阶魂校的标志性魂技!

    “哇喔~哇喔~”荣陶陶惊叫着,身影在白雪浪潮中左右摇摆、眼看着就要失去平衡,被“白雪海洋”淹没!

    跌跌撞撞的他,急忙伸出一只手,一颗雪爆球对着脚下就轰了出去!

    “呯!”真枪实弹、半点不留力的雪爆球,拥有着巨大的后坐力,直接带着荣陶陶脱离了“白雪海洋”,向洞窟飞去。

    背后,“叮当”作响的声音不绝于耳,双短戟与方天画戟交织在一起,在这风雪夜中奏出了美妙的旋律。

    夏方然的怒骂声也是响彻夜空:“萧自如!你他吗疯了?”

     (责任编辑:admin)
织梦二维码生成器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发表评论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评价:
表情:
用户名: 验证码:点击我更换图片
栏目列表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推荐内容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